宠妾po 学弟我想上你怎么办

软文

    两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狼狈地驾遁光返回昌江驿站。

    雁千惠没有下榻在昌江驿站,她在那里留下了分身,而且倪思敏手里还有一张符,安全……至少一旦有变,坚持到她来是没有问题的。

    一进入客栈,她就发现有人在监视,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戒心——其实按照她所了解的情况,这件事的解决用不着这么麻烦,但她不是当事人,当事人的想法和做法才是最关键的。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果不是师父所托,她根本不会出这趟莫名其妙的任务,所以在跟倪刚峰提建议的时候,她在第二条建议上省略了一下……所省略的内容自然就是如果倪刚峰选择了第二条建议,那她就要帮忙将所有能够威胁到倪家、倪刚峰的事情摆平。

    回到房间里面,她准备进入系统空间,她准备去看看训练模块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有好几个人,定然是投宿的旅客,平常得很。但意外的是,来人在她的门前停下了脚步,开始叩她的门,雁千惠顿时一怔,问道:“谁呀?”

    “是我。”门外的人答,是年轻男子的声音。

    雁千惠微微皱眉,她是一个年轻的单身旅客,就算是白天,都不宜单独接待一个男客,更何况是晚上?!

    “抱歉!我在为决有亲朋好友,请勿打扰。”

    “请开门。”那个声音有点锲而不舍的意思,这让雁千惠更为不耐,扬声招呼道:“店伙计,劳驾你把外面扰我休息的人遣走好吗?”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就凭这种走动时间,那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门上人似乎很无奈地笑了一笑,扬声说道:“雁道友,请勿误会,在下是专诚前来拜望的。”

    “你是……”

    “请开门说话,雁道友难道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雁千惠微微蹙眉,拉开了房门。

    当门而立的,是一位身材玉立的年轻帅哥。另有四名青衣侍女左右分立,其中两人各捧了一只拜匣。

    帅哥行礼笑道:“在下林风岩,冒昧造访,雁道友请见谅。”

    雁千惠微微弯了弯嘴角,客气而平静地道:“哦!原来是林道友,多有得罪,尚请海涵。请进,外间待茶。”

    很明显,人家确实是在跟你客气,也确实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林风岩并不介意,其实这也说明,对方至少不是本地人。

    林风岩笑道:“雁道友客气,谢谢恭维。”说完,举手一挥。

    两位捧拜匣的青衣侍女首先入房,将拜匣奉上。

    雁千惠秀深锁,问道:“林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林风岩轻松地说道:“见面礼不成敬意,尚请笑纳。”

    “咦!林道友,你我素昧平生,恕我不敢受礼,请着贵伴带回,我心领了。”雁千惠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这个……不着急,等会再说。把拜匣暂放在桌上,你们先出去。”林风岩向献礼的两名青衣侍女挥手说道。

    两名青衣侍女应喏一声,放下拜匣,四个人行礼告退,鱼贯退出房外,并恭顺地带上了房门……她们进退有度,显然是受过训练的。

    “林道友,还是令贵同伴带走吧,我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

    “雁道友,先不谈礼物。我可以坐下说话吗?”


 

    “请坐。”雁千惠微微抬了下手。

    林风岩再次谢坐,等他坐好之后,雁千惠讶然问道:“无事不登门,林道友到底有何事情,可否请教一二?”

    “在下受人之托,前来拜访雁道友来的。”林风岩笑答,目光中带有几分好奇和探究。

    “哦!那人是……”

    “丁搏鹫。”

    “哦!是丁搏鹫,难得难得,他居然如此客气,委实令我受宠若惊,颇感意外,他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呢。只是,我与这位丁道友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礼下于人呢?”

    “呵呵!彼此都是同道中人,雁道友大概是刚来昌江,这丁道友不太熟悉。丁道友一向对同道都极为客气,获知雁道友驾临昌江,怎能不尽地主之谊?些须小礼,不成敬意,尚请笑纳。”林风岩一面说,一面揭开拜匣盖。

    宝光耀目,两具拜匣内,有一串极品明珠串的项链,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灵气,二百块下品灵石。

    她扫了礼品一眼,笑道:“丁道友可真真大方,这些年来,他定然做了不少油水足的买卖,大手笔与众不同。”

    “雁道友先请收下。”

    “呵呵!无功不受禄。再说,我从不接受不义之财,请道友代为致意,原璧奉还。”

    “雁道友……”

    “林道友,不必说了,抱歉,请带走。”

    “雁道友请勿拒人于千里外……”

    “呵呵!本姑娘生性如此,林道友休怪。”

    林风岩笑了笑,道:“雁道友似乎对丁道友有所误会。丁老家财钜富,并不完全是不义之财,同时,只想借此高攀雁道友,让在下代为先容……”

    “高攀不敢当,丁道友可是成名已久的散修前辈,我却是默默无闻的末学后进,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千万莫怪。”雁千惠淡然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这些礼品……”

    “这些礼品价值不菲,还请带走。”

    “林道友不必多费唇舌了。”

    “这……撇开丁道友的交情不谈,你我该不难成为朋友。”

“朋友?”

 

    雁千惠嘴角微微一弯:“踏上修行之路,皆是同道之友,倒也没错。”

    “丁道友向来……”

    “没必要在我面前给他歌功颂德,就算他是圣人,对我也没有任何意义。”

    雁千惠淡淡地打断了林风岩的商业吹捧:“既然是有所求而来,那就说说看,他要做什么?”

    “这……其实……”

    “这些礼物是用了心思的,想必要求之代价也极高,是吗?”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宠妾po 学弟我想上你怎么办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