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你里面太温暖了

软文

    司慎独笑道:“这位道长到底是明白人,孙氏昆仲却未免胆小如鼠……哼!浪得虚名。”

    孙珏冷笑道:“你说什么?在下要……”

    “你要怎样?”司慎独反顶回去。

    “啪!”

    许镇江一拍桌子,叱道:“司道友!在下请你来是保命的,不是斗嘴的!”

    司慎独冷笑道:“等上了道之后,你再称英雄吧。”

    许镇江嘿嘿笑道:“要不服气,你可以向在下挑战,试试吧?”

    司慎独悻悻地闭嘴,不敢再放肆,孙钰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倒是没有想到看似老好人一个的许镇江竟然能够令这个司慎独如此忌惮。

    “道长,你觉得如何。”许镇江问玉清道长。

    “好吧,欢迎诸位加入。”玉清爽快地答应。

    许镇江取出几只口袋:“诸位,这是玩命的活儿,报酬在这儿,各位需要什么准备可各自安排。”

    四个人接过袋子,看了不看便收入了储物袋,各自驾遁光飞起,那个尚桦在飞起前怪笑道:“姓许的,你不怕在下一飞不回头?”

    “你可以试试,你真敢一去不回,许某保证你有尾没头!”许镇江冷冷地说道。

    “咱们走着瞧。”尚桦眼中闪过一抹怒意,但语气却弱了几分。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许镇江沉叱。

    等四人离去,孙珏苦笑道:“这四位道友,恐怕是不好伺候呢。”

    许镇江笑道:“孙道友请放一百个心,他们都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若是不接受雇请,我们自然奈何不了他们;可他们既然接受雇请,必定不敢胡为。同时,在下也有降伏他们的自信。”

    玉清道长说:“诸位先休息,孙施主,请随贫道跑一趟昌安客栈办事。”

    “到昌安客栈?”

    “我之前说过的那个女施主就住在昌安客栈,咱们去请她助拳。毒手摩什是丁搏鹫的走狗,被她打跑了。咱们如能请出这位女施主,实力足以和丁搏鹫一拼啦!”

    梁教头在雁千惠回来之后,已在黄昏之前离开了昌安客栈,客栈中只留下雁千惠。

    因为倪刚峰之事,连累昌江城中这段时间也紧张了起来,开始实行夜禁……事实上,这与其说是限制那些晚上出来活动的武者或者修行者,不如说是保护普通人,免得他们上街受到误伤。所以说,昌江官府的那位知府,还算是个好官。

    夜禁禁不住修行者,巡逻的士兵便是看见了,大多时候也都是目光旁顾,当作看不见,除非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

    玉清道长与孙珏,匆匆忙忙到了昌安客栈,直接驾遁光落在了院子当中,在值夜伙计骇然的目光中,直奔柜台而来。

    看到伙计骇然的目光,孙钰脸上闪过一抹抱歉的神色,开口说道:“掌柜的,我想请教一些事情。”

    店伙连忙凑到跟前问道:“仙师有何贵干?小的听候吩咐。”

    “贵店可有一位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客,不知住在哪间客房,尚请见告。”

    没等伙计回答,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有人说道:“风高杀人夜,真有人找死,挡也挡不住。”

    二人回头望去,只见在身后墙壁跟前的一排座椅上,坐着三名黑衣中年人,一个个倚坐在椅内四平八稳,正冲两人冷笑。

    刚才说话的人双手抱肘,翘着二郎腿,睥睨着孙珏嘿嘿冷笑。

    孙珏心中油然兴起戒意,沉着地问:“阁下贵姓?咱们见过吗?”


 

    中年人桀桀怪笑,安坐不动,傲然地反问:“你听说过崤岭三修吗?”

    “崤岭三修?没听说过……”

    “你已经听说过了。”

    “阁下……”

    “在下便是崤岭三修中的老大郑安,现在你不但听说过,而且看过了。”那名中年人拍拍胸膛傲然地说道。

    “你们想……”

    “我们想什么你不必知道!反正咱们兄弟三人,已知道你是孙氏昆仲的老大孙钰,这就足够了。”

    玉清道长低声道:“孙施主,他们是跟踪来的人,店门外还有他们的爪牙,咱们赶快设法脱身。”

    “难道他们敢在城中动手?”孙钰脸色难看地低声问道。

    “官府在昌江府的力量不足以制衡他们,在夜里动手,他们恐怕没什么顾忌。”玉清道长无奈地说道。

    “那我们如何脱身?”孙珏警觉地低声问道。

    “往里走,不要施展遁术。”玉清道长口唇微动。

    “哦!从店后脱身?”

    “对,利用城中的环境……走。”

    孙珏转向郑安笑着问道:“是丁搏鹫叫你们来的?”

    “就算是吧。”

    “诸位有何打算?”

    “没有打算,看看你们而已。”

    “想在店里动手?”

    “呵呵!如果要动手,还用等到现在?放心啦!姓孙的,咱们只想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而已。丁兄很大方,他不再管你们的事了,相反地,希望你们能够多找几位朋友助拳,人多了也可热闹些,是吗?”

    孙珏心中一定,说:“对,孙某无意说丁搏鹫小器,但他早先派人偷袭舍弟,这件事做得并不光彩。”

 昌江驿站。

 

    倪刚峰和夫人坐在房间中,虽然倪刚峰不像夫人那样满面愁容,但眼中亦蕴有重忧,他们清楚,那些修行者现在不过是抱着游戏的心态在戏耍他们,一旦这些修行者厌烦了,这个游戏随时可以结束。

    咚、咚、咚。

    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是敏儿吗?进来吧。”倪刚峰拍了拍妻子的手,示意她不要影响到孩子。

    房门从外面推开,倪思敏从外面走进来,但倪氏夫妇的脸色随之一变——紧跟在倪思敏身后的,还有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女子。

    “你是什么人?意欲何为?”倪刚峰愤然站起身,伸手便欲摘墙上的宝剑,倪夫人也站了起来,却是抢上一步要将女儿拉到自己身边。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你里面太温暖了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