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租房子 快穿好深好小受HH

软文

    御书房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处鬼门关,每回进宫觐见一次,就犹如在鬼门关里走一遭。

    她虽然没大事不入宫,不来御书房,但是,一年里,总有三五六七的大事儿发生,她也要来个三五六七次,虽然不会少块肉,但却会脱一层皮。

    这一回,也是脱了一层皮。因为,她为了拉拢住凉州总兵周武,等同于卖了绿林的黑十三。

    黑十三要记上她一笔了!

    得罪绿林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但是若不搬出温家倒卖粮食的把柄来,陛下一定不会发作太子给太子施压让他查温家,也一定不会让太子强制夺出进了温家嘴里的二十万石粮食。

    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她没的选择。

    “小姐,你还好吧?”琉璃跟上凌画,出了宫门,才悄悄地问。

    “不太好。”凌画如实说。

    琉璃看着她,“我看太子出来时脸色铁青,眼睛冒火,那眼神能杀人一万次。”

    “那我也不太好。”

    “您没成功让陛下发作温家,让温家吐出扣下的二十万石粮食?”琉璃纳闷,不像啊,看太子那模样,恨死小姐了。

    “成功了。但是为了逼温家吐出二十万石粮食,我捅出了温家私下倒卖粮食的内幕,出卖了与温家交易的黑十三,也算是断了黑十三的财路。黑十三若是知道,怕是火冒三丈,不是在漕运上给我找麻烦,就是要派人来追杀我了。”

    琉璃:“……”

    那这代价是挺大了!

    她叹气,“看来小姐您短时间内还是不要出京了,待在京城比较安全。”

    黑十三有多难惹,黑白两道人都知道,小姐惹了他,无异于惹了一尊活阎王。

    “嗯。”凌画点头,“反正我今年也没打算出京了。”

    她打算的是,毁了婚约。

    她看了一眼天色,上了马车,“时间还早,派人去看看秦桓还在聚贤楼吗?若是在,我就去。”

    琉璃点头,对车旁的亲卫吩咐了一声。

    不多时,亲卫回来,一言难尽地禀告,“秦三公子听说主子您失约,在聚贤楼哭了个惊天动地,被安国公府的人请了回去后,安国公老夫人说了他一句,他便嚷着说让其将他逐出家门,哭着跑出了国公府,如今,他已骑快马出了京,离家出走了。”

    凌画:“……”

    凌画无语,“他至于吗?我不就没赴约吗?”

    再说,他不是不乐意见到她吗?至于离家出走?


 

    琉璃咳嗽着说,“小姐,大约是秦三公子听说您要跟他悔婚,而您说了后,他高高兴兴的提前一个时辰去聚贤楼等着您,您到了时辰又失约没去,他估计以为您在耍着他玩。气疯了吧!”

    她有点儿一言难尽,揉揉眉心,“安国公老夫人呢?没派人拦着人?就让他这么离家出走了?”

    亲卫回话,“安国公老夫人起初没在意,以为他与每次一样,闹闹脾气而已,毕竟他身无分文,空手跑出家门的。但是哪里想到秦三公子跑出家门后,竟然跑去了端敬候府,找宴小侯爷借了两万两银子,在街上买了一匹快马,就这么离家出走了。等安国公老夫人得到消息,已晚了一步,如今派人追去了。”

    她的关注点有点儿偏,“宴轻这么大方吗?一出手就借人两万两银子?”

    琉璃笑起来,“纨绔圈里流传着一句话,说没钱找宴轻。哪个纨绔手里没钱了,只要说出正当的打动宴小侯爷的理由,他就能借钱。少则三五百,多则十万八万。”

    凌画稀奇,“他借出去多少了?”

    “好像有上百万两了吧,只有宴小侯爷自己知道了,反正不少了。”

    凌画啧啧,“端敬候府的钱是不是都被他这么挥霍空了?”

    琉璃笑,“差不多吧!他不逛青楼,不沾染红粉之地,就是喜欢喝酒打猎听曲。还有打架。”

    “借钱的人给利息吗?”

    琉璃摇头,“不给!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还。”

    凌画又啧啧了,“若是一辈子不还呢?”

    琉璃摊手,那她就不知道了,“反正没听说谁欠宴小侯爷钱不还被宴小侯爷收拾的。”

    凌画颇有兴味,用团扇敲打着手心,一下又一下。

    琉璃看着她,这是小姐对什么有了兴趣时的专属动作,她清了清嗓子,提醒,“秦三公子跑出京有一个时辰了,安国公府的人废物的很,不见得追得上他,就算追的上,也不见得带的回来他。小姐您若是想退婚,就不能让秦三公子这么离家出走。”

    最起码,也得先退了婚,他想走再能走。否则这烂摊子得小姐一个人收拾。

    凌画敲打手心的动作一顿,团扇的扇面按在手心处,过了一会儿,她对外吩咐,“望书,你出京,把秦桓给我带回来。”

    “是。”

 诚如琉璃所料,安国公府的人的确废物的不行,出了京后,乱糟糟地追,一波人追错了路,没追到秦桓,一波人追上了人,但秦桓手里拿着匕首,若是强行带回他,他就自杀给这帮奴才们看。

 

    安国公府的奴才们自然不敢逼迫三公子,怕他真被逼急了自杀,只能围着他苦苦哀求。

    在双方僵持不下时,望书来了,他手指轻轻一弹,一颗小石子飞向了秦桓手腕,秦桓被打的痛呼了一声,匕首当即脱落,不等他再有动作,望书已冲上前,拿出绳子,动作利落的给他绑了。

    秦桓顾不得手腕疼,大喊大叫,“你是什么人?干嘛绑我?”

    他没见过这人,这人看着像个少年模样,一身蓝衣,面容清秀。

    望书不说话,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塞进秦桓嘴里,然后将他扛起,带到了马上,一言不发,带回京城。

    秦桓:“……”

    安国公府一众傻眼的奴才们:“……”

    望书骑的马又好又快,安国公府一众奴才们回过神来连忙去追,稀里哗啦一群人,没一个骑术好马又快的,没一会儿就被望书落没了影。

    望书带着人回到京城后,直接将秦桓带去了凌家。

    秦桓娇生惯养,就算被凌画折磨崩溃荒废学业跑去做了纨绔后,也只是胡乱玩耍,没受过什么苦,如今被绑在马后快马颠簸哪里受得住,吃够了尘土后就晕过去了。

    望书下了马,将他扔在地上,对人吩咐,“带他去洗吧洗吧,收拾干净,一会儿带去给小姐见。”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大学租房子 快穿好深好小受HH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