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值夜班很乱 女邻居用嘴给我泻火真爽

软文

 白了他一眼,“嫌弃我口味重?我口味最重的,就是看上你了,我想想,我确实不应该,还是应该小清新点,要不……”

    “我吃!”云铮赶紧松开口鼻,低头咬住姚启悦手里的牙签。吃还不行吗?这才刚确认了男友的身份,怎么能刚上岗就下班呢?

    姚启悦抿着嘴笑,好听话的男友。

    两人手拉着手,舍不得分开。

    “呀!”姚启悦突然捂住脸。

    “怎么了?”云铮刚问,但也立即感觉到了,“下雨了!”

 云铮拉着姚启悦就跑。

    他们是步行出来的,因为不想让人打扰,就算是司机和保镖那些也不行。逛的时候浪漫,这会儿就显得有些狼狈了。

    可是,谁也没有提出赶紧打电话让人来接。

    这场雨来的快而猛,云铮拉着姚启悦在商场的屋檐下躲雨,那里已经站了不少人,都是避雨的。他们到的时候,甚至有点拥挤。

    未免姚启悦被人挤着,云铮站在她对面,小心护着她。但是这么一来,云铮的后背根本就避不了雨,雨滴打在他背上,滴滴答答的。

    姚启悦抓着他的衣襟,“都……淋湿了。”

    云铮低头望着她,眼神似两湾泉水,“嗯。”

    “你……”姚启悦不太好意思,说话时感觉心跳快的心脏都要蹦出胸腔了!声音也好像不是自己的。

    “你过来一点,靠我近一点。”

    这样一来,云铮就能不淋雨了。

    云铮眼底一亮,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姚启悦一瞪眼,“不要拉倒!”


 

    “要!要的。”云铮赶紧抢话,与此同时,倾身抱住了姚启悦。姚启悦一愣,感受到他的温度。

    虽然是确定了心意,可这样亲密的举动,对他们而言却是陌生的,彼此都心跳的厉害,但是这种感觉却很棒。

    云铮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问她:“你紧张吗?”

    “……嗯。”姚启悦老老实实的点头。她仰头看他,“我爸妈肯定想不到,我来一趟延边一趟,会发生这种事。”

    嘁。

    云铮撇嘴,“在你爸妈看来,你可是为了楮墨走天涯的!”

    这就醋上了。

    姚启悦却幽幽说到,“我当然不是为了来抢走楮墨的,我很清楚,我和楮墨不会有任何事会发生。我确实是想要帮他,不想看到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云铮挑眉,“这算是对我的解释吗?”

    姚启悦歪着脑袋,“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需要解释吗?”

    云铮撇嘴,好吧,他承认不需要,他也不是那种翻旧账的人,一个大男人这样很没意思。姚启悦突然捧住他的脸。

    “我现在觉得,冥冥之中一切似乎都是天意。”

    云铮怔愣,什么意思?

    就见姚启悦扬唇一笑,“我想,我来延边,就是为了遇见你。”

    瞬时,云铮一阵狂喜!这话成功的让他心花怒放!云铮声音都有点颤抖,“你说的……真的?不是哄我的?”

    姚启悦抬起手,圈住他的腰身,把他往跟前又贴了贴。这下子,两人是亲密无间的黏在一起了。

    云铮一怔,姚启悦也是一样。事情是她做的,但云铮的适应性要比她好得多,姚启悦还在紧张,云铮已经抬起手捧住她的脸颊,低头吻了下来。

    “唔……”姚启悦瞪大了眼睛。

    要命的是,她的反应是——这是在外面呢,周围都是避雨的人!

    可是,眼前是云铮闭眼沉醉的样子,姚启悦心一横,不管了!接着,她也闭上眼,并且微微踮起了脚。

    耳边雨声哗哗,周围有人看过来,或惊奇或八卦或羡慕……

 早上八点多钟,云铮把姚启悦送到了清江路。

    在院子门口,云铮拉着姚启悦的手,脸上没什么表情,可那样子分明是压抑着千言万语,看他怎么都舍不得放手就知道了。

    姚启悦失笑,“干什么呢?你一直拽着我,我还怎么去干活啊。”

    “说好了,你是去干活的。”云铮闷声闷气,总归是有些担心。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医院值夜班很乱 女邻居用嘴给我泻火真爽

喜欢 ()or分享
'); })();